有蝙蝠语

2020-02-08 15:31:00 来源: 大众网·海报新闻 作者: 崔文卓 张树美

  沾化区第一实验学校2017级10班 崔文卓 指导教师 张树美

  我是一只蝙蝠,一只很丑的蝙蝠,大家都叫我二丑。

  大丑是我们洞中最丑的蝙蝠,几乎丑到了毁天灭地的程度,就连习惯于黑暗中生活的我们,看见它有时也会吓一跳,不过除了大丑这一个意外因素,我们平常在洞中过得也算和睦欢乐,洞中白色的钟乳石就是我们的鼓,每一只蝙蝠回来时,剩下的蝙蝠都会撞击钟乳石表示欢迎。

  可是,这样安稳和乐的生活却在一个夜晚结束了。

  那个晚上没有月亮,黑漆漆一片,我带着一身疲惫回到洞里,却没有往常欢快的鼓声欢迎我,我在洞里飞了几圈,竟没看到一只同伴。

  我以为它们一起出去捕食了,抓住一块岩石倒挂在上面想闭目养神,忽然,我撇到了一个矮矮的身影。

  是大丑!

  我飞下去,碰了碰,它抬起头,露出一张惊惶的脸来,见了我后,露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来:“二丑,你回来了。”

  我抖了抖翅膀,问:“大丑,洞里怎么就你一个啊?”

  大丑咧开嘴,一幅要哭的样子,这样子使它看起来有几分可怖,但又有几分微妙的可怜。

  “说话啊。”我见它这样子,开始急起来,用翅膀扇了它一下。

  “大家……大家都被两脚兽抓走了……我真是没用,只能躲在石头缝里……”

  大丑终于哭了出来,哭声犹如呜咽的困兽一般,那样绝望。

  “什么?!”我以为它在跟我开玩笑“不是……这怎么可能,他们怎么敢!”

  我们可是携带着一百多种病毒啊!

  大丑不理我,只是一个劲儿地哭。

  我意识到这不是玩笑,在洞内盘旋了几圈,惶惶然飞了出去。

  在路上,我看到了一只只陌生的同类伏在汤里,两脚兽们一边吃着,还啧啧称赞:

  “这汤味道可真好。”

  “是啊,怪不得都喜欢吃野味,连蝙蝠都这么好吃。”

  ……

  我似乎什么也听不见了,只死死盯着同类们不完整的身躯,它们瞪着眼,似乎在向两脚兽们发出最恶毒的诅咒!

  我浑浑噩噩地飞回洞中,却没看见大丑矮小瑟缩的身影,只有倒挂在洞顶的钟乳石,好像一块块莹白的墓碑,安静而又肃穆地凝视着我。

  “大丑……大丑……”我神经质地喊着大丑的名字,发疯般地冲出了洞穴,我内心只有一个念头――一定要找到大丑!

  我找到了大丑,可我宁愿没找到它。

  大丑像我看到的那些同类一样卧在汤里,它的五官因为痛苦而狰狞地扭曲在一起,两个翅膀已经被人扯下来了,整个身体就像一只浅灰色的茧,被人拨来拨去,它的眼睛似乎还蓄着泪,巴巴地望着我。

  我盯了它一会,而后振翅,泪水随着风消逝在空气中。

  再然后……再然后就没人捉蝙蝠了。

  因为一种病毒在人类中蔓延开了,人类对我们唯恐避之而不及,我们成了瘟神一般的存在。

  我木然地看着这一切。

  早知现在,何必当初呢,我们其实不必互相伤害的,我们……

  其实可以成为朋友的,我幽幽叹了一声。

初审编辑:王亚明

责任编辑:刘仕超

相关新闻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