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振东:望空冥想笔墨事 淡然安听风雨声

2018-03-08 11:15:00 来源: 大众网 作者: 王君彩

   李振东:望空冥想笔墨事 淡然安听风雨声

  摄影/中新摄 记者/王君彩

  编者按:

  当代中国,正健步走在实现中华民族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上。没有中华文化繁荣兴盛,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。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话时指出,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,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,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。

 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,滨州文化艺术界再传佳音,张元斌、黄泽民、沈耕、李振东、路波等五位画家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本次专题报道将对这五位艺术家逐一进行专访,陆续刊发。从他们的故事中感悟时代变迁和人格魅力,体会人性向上的力量和丰富的思想内涵,让后来者汲取成长的营养,启迪人生的智慧。

  艺术有什么用?长期以来,艺术是人们生活中可有可无的东西。尤其在教育上,曾几何时“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”这个口号成为无数家长教育孩子学习的箴言,一切和升学考试无关的东西都被去掉。直至现在,报考艺术类专业仍是很多文化课成绩不甚理想的高考生之选择。学艺术到底有什么用?应该怎么学?他的回答,是记者听到的最好见解,带你找到其中的真谛。

  李振东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滨州学院美术专业副教授。

  

 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滨州学院美术专业副教授李振东(摄影:中新摄)

  三十年教与学艺术生涯 专业上修习不止

  由于父亲喜欢绘画,潜移默化之下,李振东从小对画画产生了浓厚兴趣,也顺而走上学习艺术的道路。1989年李振东从曲阜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后,到惠民师范任教,从此开始了他三十年教与学的艺术生涯。1997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系,2000年深造于天津美术学院国画研究生课程班,2009年于山东艺术学院获艺术硕士学位,2014访学于首都师范大学。

  

  李振东笔下的水墨秦皇河(摄影:中新摄)

  从上述学习进修的经历不难看出,李振东是一个在专业上很有上进心的人。他的上进不仅是教学需要,更是对提高自身业务水平的严格要求。

  

  李振东海瓷艺术作品(摄影:中新摄)

  三十年的教学生涯,李振东积累了扎实的基本功和理论基础。美术系建立之初包括他在内一共四位老师授课,第一年两个班、第二年四个班,他不在这个教室上课,就是在给另一个班讲学。一天6节专业课,一周只休一天,跟现在一周9节专业课相比,最初一周的课程量相当于现在一个月的课程量,花鸟、山水、人物等课程都要讲授,也难怪他练成了多面手。

  

  李振东绘画作品(摄影:中新摄)

  课程压缩,如何让学生短的时间内掌握更多的专业知识?李振东就想办法通过自己的经验积累避免学生走弯路,去弥补课时对专业知识学习的影响。2017年开始,学校做了一些教改,艺术学院美术专业实行导师工作室制,学生可以根据兴趣选择专业方向,到相应的工作室去学习。“这样学生就有了主动性,好引导。老师们的特点和特长也都能发挥出来。”李振东说。

  “开放的心态,相互借鉴,对彼此都有好处”

  从以前国画、山水、人物、水墨都要兼,到现在更专注于水墨。李振东的水墨画工作室,主要是把水墨语言作为一个研究方向,既承袭传统水墨的造型、笔墨样式,又着重于探索现代水墨的语言形式,注重个人性情的表达和展现,让喜欢水墨艺术的学生在传统水墨基础上,融合现代水墨的抒情方式,突破传统程式束缚,探索时代精神的表达。

  

  李振东与记者交流绘画心得(摄影:中新摄)

  教学是否会影响创作?李振东认为教学相长,两者之间是一种促进关系,并非影响,反而对自己起到一种引导作用。比如,他上花鸟课程时,近期就会创作花鸟题材的作品;上山水画课程,近期就创作山水画作品,更容易激发出创作灵感。有时上课,跟学生一起搞创作,学生的想法、思路和崭新的视角,经常给他以启发。

  

  李振东水墨画《荷兰风情园》(摄影:中新摄)

  “学生们关注老师的一些方法,怎么表现、具体用什么笔墨等。老师们则借鉴学生的一些视角、视点。一些学生感觉画错了、不理想的地方,学生的无意识老师们可能觉得更有新意。相互借鉴,借鉴的点不一样。”李振东说,有时候他会从油画里吸取些东西,正所谓触类旁通。

  

  李振东水墨画绘画作品(摄影:中新摄)

  在李振东看来,油画和国画也是相互影响、启发的。道理都是相通的,就看怎么去用,能不能有这种意识。如果把这两者对立起来,就没法去吸收。应该用一种开放的心态,相互借鉴,对各自都有好处。

  

  李振东水墨画作品(摄影:中新摄)

  “艺术可以滋养生活,带给人们更多感性智慧”

  虽然“学好数理化 走遍全天下”的口号不似以前那么响亮,但家长心目中对于艺术教育的认可多数仍停留在兴趣爱好、学着玩玩的状态,学好文化课考上好大学才是正道。

  学艺术到底有什么用?李振东说,“用”有时可能是单纯物质上能不能挣钱、能不能生活,而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也是一种“用”。艺术之用,要看是不是走进去了,走不进去,可能即陶冶不了性情,也不能给你物质上的回报。有用没用,应该把其对人的影响放到首位,艺术可以滋养生活,带给人们更多感性智慧,让人学会享受生活中的一切,幸福感也就随之而来。

  

  李振东作品《村头老树佑全村》(摄影:中新摄)

  有一年临近毕业,有个同学找到李振东请教,不知道毕业后该干啥。他建议他说“最好别干美术有关的行业,去工厂干工人也挺好,干工人你还有美术特长,反而容易彰显出来。再去深造、钻研,上升一个高度。慢慢社会认可你了,就会有更多的收获。”

  语出惊人,细思才能体味其中道理。作为一个美术专业的毕业生,步入社会如果直接从事美术行业,自身的水平、面临的竞争,要想跳出来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

  李振东在他的水墨工作室内进行创作(摄影:中新摄)

  “平常之景,往往更能出新”

  为了提高学生学习的主动性,李振东经常带着学生们写生,有时在画校园风景,同时也成为校园里靓丽的风景。

  

  李振东与他的学生(摄影:中新摄)

  在李振东看来,写生是一种创作形式,取于自然又高于自然,难在取舍,取舍乃是写生的最高技巧。写生取景的过程也是取舍的过程,要“走心”,不能照搬实景,被习惯思维束缚,这就要求画者从理念上转变,打破习惯的观察方法和视角,从而发现不同形式的美。

  李振东写生并不迷恋于名山大川,秦皇河、新立河两岸的公园,黄河大坝里面的古村,无棣岔尖的沿海……都是他眼中最美的风景。他认为,绝美之景易被实景约束,平常之景往往更能出新。

  

  李振东作品《诗句闲搜寂有声》 (摄影:中新摄)

  “写生也是一种态度,是感悟造化、构建笔墨语言的研究方式;是一种生命状态,身临其境,物我两忘;是一种滋养,也是一种享受。”李振东说。所以,他的写生作品,不是一般的采集资料,也不是画一点写生习作,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作,让自然界的一山、一水、一木在笔墨中获得新的生命。

  

  李振东作品《田园野生》(摄影:中新摄)

  东写生不仅局限于具体物像的生命力和生命特征,更注重挖掘各种物像生命内涵的、抽象的、规律性的东西,作为一个研究方向。他举例说,一组树的疏密、向背,都是一种生命状态,都含故事情节;树与建筑物相互叠加、分割,而形成的块面、线条、节奏等抽象因素都值得研究。他就想走出一种新的面目,找出新的视角,因为现在画家搞创作雷同的东西太多,用自己的视角“撞车”机会就少了。

  

  李振东作品《小个子 大英雄》(摄影:中新摄)

  “宁可吃不上饭,也要走自己的路”

  李振东感慨,艺术是一种 “适度”的把握,过之或不及都不是最美的状态,要用心表现、用脑收笔,时常审视画面每个时期的“界面”,及时把控取舍的“程度”,尽量做到笔笔走心,在平淡中求意味,在朴素中求纯真。在表达物性的同时,实现自性、情感的融入,追求物我统一,物我两忘。

  

  李振东作品《坐石看云养圣胎》(摄影:中新摄)

  探索转型,用新的语言方式、新的观念形式,难免遇到困惑;当抽象的东西越来越多,大众化、能被理解的东西就愈少。作为想走向社会的画家来说,这是一个巨大的冒险,别人不欣赏,市场就会受到影响。有一段时间,李振东也很矛盾,也在纠结,能不能走的雅俗共赏一点,大众化一点。最终,他干脆放下、不去考虑这些,喜欢怎么画、想怎么画就怎么画。

  “艺术不似科学只有一个答案,艺术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。每条路都可以走。”李振东说。他宁可吃不上饭也要走自己的路,探索自己喜欢的方向。

  

  李振东在进行艺术创作(摄影:中新摄)

  对于现在的成绩,李振东认为谈不上是成就,仍有想法,仍存困惑。今天的成绩只能说是踏踏实实走过了这段路,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向前迈了一步,他认准的路子就要坚定走下去,不去考虑能达到什么高度、获得什么成绩,只要有想法就表达出来,更注重追求过程。

  李振东突破传统走向现代水墨的艺术创作之路,注定不是喧哗而是孤独的,执走心之笔,尽情挥洒,直抒胸臆,他在永无止境的艺术道路上,必将焕发出更持久的魅力和风采。

  艺术家简介:李振东,字东蔚,山东阳信人。任教于滨州学院美术系,副教授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

  1989年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美术系,1997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系,2000年深造于天津美术学院国画研究生课程班,2009年于山东艺术学院获艺术硕士学位,2014访学于首都师范大学。

  作品曾在《美术》《美术观察》《艺术教育》《中国美术》《美苑》等杂志专版刊登发表;出版专著《白描继承与创新》、《李振东作品精选》、《山水画写生教学探索》。

初审编辑:曹亮

责任编辑:宫文学

相关新闻
推荐阅读